公告:网址更新频繁,建议收藏发布页!点击收藏

李老师醉后的游戏

  大家好,我叫王霞,是王杰东和姜素芬的女儿。转眼我到了小学六年级下学期了,怀着对性的好奇和对父母的奇异感情,我仍然坚持着偷听父母的激情时刻。每次伴随着爸妈性幻想的话语,我也能在门外达到小小的高潮。

还有两个月就要期末考试,爸妈想让我和弟弟二龙能进本市最好的育红中学,虽然他们都是公家人,但是面子有限,而且也希望我们能凭自己的实力考进去,所以更加紧督促我学习了。

一天下学路上,我一边低着头走路,一边想心事,冷不丁听到急促的自行车铃声从前面传来,吓得我赶紧抬头一看,一辆自行车正快速向我驶来。原来我不知不觉走到了自行车道上,对面一辆自行车正在加速超车。为了躲避自行车,我赶紧往路牙石上一跳,没想到虽然避开了自行车,却崴了脚。

一阵钻心的疼痛感从脚踝处传来,疼得我直冒冷汗!

「怎么了王霞?」

正坐在路牙石上疼得哆嗦的时候,我听到了班主任李老师的声音,赶忙抬头回答道:「李老师,我刚才不小心崴了脚。」

李老师看我疼得没法走路,连忙把我扶上他的自行车后座,骑车带我到医院看病。医生给拍了X光片后告诉我是踝骨骨裂,需要打石膏。李老师跑前跑后带着我打好石膏后用自行车把我送回家。

一进家门才发现,妈妈正焦急地等我呢。

「小霞,你这是怎么了?」妈妈看我脚上打着石膏,赶忙询问。

我疼得不想说话,还是李老师替我回答了。

「王霞妈妈,刚才放学时王霞不小心崴了脚,正好我路过,就带她去医院看了。医生说是踝骨骨裂需要打石膏并且休息至少一个月。我也忙着没顾得上给您打电话。」

「李老师,真是太感谢您了!」妈妈知道原委后放下心来。

「多亏让您赶上了,要不小霞这孩子还不知道会怎样呢。正好,我这饭也做好了,您也一起吃个便饭吧。」

「不用客气!我也就是举手之劳。」李老师二十多岁,斯斯文文的,说起话来非常诚恳。

「不过王霞这段时间就不能上学了,我会帮她向学校请假的。」「李老师,这眼看着他们就要小学毕业了,要是因为受伤影响了孩子学习,那就太可惜了!」妈妈怕我考不上育红中学,向李老师表达了担忧之情。

「这样吧,每天下学后我抽出点时间来您家里给王霞补补课,那几门课我都能讲。」李老师笑着提议。

「那可太好了!别看我和孩子爸爸都是大学毕业,可教孩子的水平肯定比不了你们老师。今后可真得麻烦您了!」

正说着话,爸爸也进门了。听说了我的遭遇,爸爸也对李老师表达了真切的感激之情,并再次邀请李老师留下吃了饭再走。盛情难却,李老师只得留下来和我们一起共进晚餐。

因为四年级时李老师来家访发生的小插曲。我特别注意了他们三人的行为举止。爸爸作为负责接待工作的干部,场面上的待客之道无可挑剔,不过我还是从他的目光中看出了值得玩味的东西。

妈妈因为经常在和爸爸激情的时候回忆家访时的细节,而且还会在爸爸的引导下幻想李老师,所以再次与李老师接触,大方得体的表面下也被我看到了一丝丝的羞意。

李老师刚开始还是比较拘谨的,毕竟他和我的父母都不熟,而且比较年轻,面对政府和企业干部时还放不太开。为了活跃气氛,爸爸提议喝点酒。虽然李老师表示不会喝酒,但爸爸身为接待干部,劝酒是基本功,对付没什么酒场经验的李老师还是绰绰有余的,最终李老师还是跟爸爸对饮起来。为了助兴,妈妈也倒上了一杯红酒。

我和二龙不喝酒,吃得很快,饭后就各自回房间写作业了。反正我明天不上学,也不急着写作业,透过门缝观察酒桌上的三个人的表现。

看得出,李老师平时不怎么喝酒,几盅酒下肚就彻底放开了,在爸爸的引导下,三人相谈甚欢。

「我去厨房拿醋。」吃到一半,爸爸进了厨房。

等了一会儿不见他出来,只听他说:「素芬,进来帮我找找。」「那么明显你还找不到,不会是喝多了吧。」妈妈笑着走进厨房。不一会儿妈妈红着脸从厨房出来,爸爸拿着醋瓶也跟着回到餐桌前。

妈妈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爸爸则一边跟李老师畅聊,一边劝李老师喝酒。

片刻之后,妈妈似乎下定决心,起身笑着说道:「李老师,你们先吃着。这天气有点热,我去换件衣服。」

说完转身回到卧室。

过了一会儿,妈妈换了一件黄色紧身开领衫回到了餐桌,举起酒杯说道:

「李老师,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而且今后还要麻烦您给小霞补课。我再敬你一杯!」李老师连忙举起酒杯,边跟妈妈碰杯边说:「姜姐,您太客气了!都是我应该做的,何足……挂齿!」

李老师说话间愣了一下。妈妈脸上的红晕更盛之前,连忙跟李老师碰杯后一饮而尽。李老师也赶紧一仰脖干了杯中酒以掩饰尴尬,可是喝得有点急,竟然咳嗽起来。

爸爸笑眯眯地在一旁看着妈妈和李老师。

看到李老师咳嗽,爸爸连忙给李老师夹了一筷子菜,说道:「李老师,不着急,慢点喝!」

我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妈妈换的衣服胸前竟然隐约能看到两个凸点。

就这样,席间妈妈红着脸不多说话;李老师喝了酒反应已经有点迟钝,经常盯着妈妈的胸前愣神;爸爸则是谈笑风生,看起来很兴奋。躲在房门后的我也感觉到心跳加速,嗓子发干,隐隐期待着什么。

到晚上九点,一瓶五粮液被爸爸和李老师喝光,妈妈也喝了半瓶红酒。李老师已经趴在桌上,看来是喝断片儿了。爸爸是酒场老手,谈笑如常,只是看着挺高兴,和妈妈一起把李老师扶到沙发上躺着,开始收拾起来。

收拾完后我们都先后洗漱睡下。妈妈给李老师身上盖了一床被子。

之前看爸爸妈妈的表情,我猜晚上肯定有特别的事要发生,于是坚持着与困意作斗争。11点后,听到爸妈的卧室传来说话的声音,我又偷偷溜到他们卧室门口偷听起来。由于脚上打着石膏,我是忍着疼光脚下地爬到父母门口的。

「素芬,今天吃饭时李刚那小子一直盯着你的奶子,看上去像要把它们一口吞掉似的。我老婆果然是性感尤物啊!」

「还不是你出的馊主意,非让我脱掉胸罩穿上紧身衣出去。真是丢死人了!」「你不是也很喜欢让他看你的奶子吗?你看看,你下面的那张嘴都留了多少口水了!哈哈哈……」

「还不是你个变态害得!每次做爱的时候都让我回想被李刚视奸时的感觉,还让我说那些羞人的话,搞得我思想也不正经了!不过我最多也就只做到这一步,我可不会真跟别人做。」

「好了老婆,我完全尊重你的想法。性这种东西,时间长了就容易缺乏激情。

所以我们才会需要通过幻想来保持激情。你也不用有压力,人活一世才能快乐几年,只要不伤害别人,随心而动就可以了。我也很享受你这闷骚的性子。」「你才骚呢!我也就是为了配合你的变态想法才这样做的。哼!」「好好好,我老婆一点也不骚,我老婆最清纯了!现在我要享受我这个清纯的性感尤物老婆了!」一阵亲吻、爱抚声隐约传了出来,然后就是妈妈舒服地呻吟声,再然后就是叽咕叽咕的声音。

看来爸妈又开始了盘肠大战,我也忍不住揉起了自己的枣核和小米粒。

过了一会儿,叽咕叽咕声变成了啪啪声,妈妈「嗯嗯嗯」的呻吟也变成了「啊啊啊」的喊叫声。

「骚老婆,让李刚那小子看到你的奶子很爽吧?」「嗯。」

「想让他吃你的大奶子吗?」

「嗯。」

「想吃他的大JJ吗?」

「嗯。」

「想就说出来!」

「我想吃……想吃李刚的大JJ!」

「是上面的嘴想吃还是下面的嘴想吃?」

「……」

「快说!不说我就不动了!」

「老公,快给我!」妈妈焦急地哀求这爸爸。

「想要就快说!」

「两张嘴都想吃他的大JJ!」

「骚娘们!我操死你!!」爸爸低吼一声后传来了清脆的啪啪声和妈妈畅快的海豚音。二三十下之后妈妈尖叫一声,看来迎来了高潮。我在门外跟着里面的节奏一阵快速揉动后也泄了出来。

休息片刻后,我的双腿还打着颤,就听见爸爸迈着沉重的步伐向门口走来,吓得我赶紧爬回房间贴在门里偷听。

只听妈妈压低嗓音说道:「要死了你!要是被人看到就完蛋了!!」「没事,孩子们睡得沉。李刚更是不到明天醒不来。咱们来点更刺激的吧!

李老师刚才一直盯着你的奶子,你看在他送小霞治伤的份上还不该让他好好享受享受你的大奶子以表谢意?」爸爸嬉笑地说。

「我才不要!」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慢慢打开一道门缝,偷眼观瞧。虽然没有开灯,但外面的灯光照射进来,依稀能看见爸爸妈妈赤裸着身子站在沙发前。爸爸从妈妈身后搂着她,一边揉着妈妈的奶,一边说:「素芬,试试吧。李老师人很好的,而且这么年轻,就让他尝尝你的奶子吧。」

爸爸一边说着,一边轻轻地往下按妈妈的上身。妈妈禁不住爸爸的劝说,慢慢俯下身子,一对白皙、巨大的奶子,慢慢接近李老师的脸。

终于,那对巨乳的尖端两粒枣核碰到了李老师脸上,妈妈面色潮红,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慢慢地,两粒枣核开始在李老师脸上四处游移。再后来妈妈坚持不住,双膝跪在沙发前,整个双乳都压在了李老师的脸上。

李老师可能是在梦中感到呼吸困难,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呼吸。妈妈随即调整角度,将枣核挤进了李老师的嘴里。

「嗯!」妈妈嘴里发出一声轻哼,转头对爸爸说道:「这下你满足了吧。你老婆的奶子被别的男人吃了!」



爸爸看得兴奋异常,半蹲在妈妈身后,稍作调整后用力一挺下身,妈妈又是「啊!」的一声轻叫。

爸爸兴奋异常,大力快速地抽插不停。妈妈一手扶着沙发,一手捂着嘴。我只能听到清脆的啪啪声和妈妈指缝间传出的低声哼叫。

爸爸快速抽插四五十次后终于停止不动了。妈妈失神地伏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休息片刻,两人起身到卫生间清洗。

我平复了自己激动的心情,壮着胆子爬到沙发前,只见李老师不知是因为酒醉还是刚才呼吸不畅导致面色潮红。掀开被子一看,李老师裤裆里顶起了一个大帐篷,看来是在做春梦吧。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我又赶紧爬回自己的卧室。等爸妈回到他们的卧室后我才再次爬到他们门口偷听。

「老婆,刚才刺激吧?」看来爸爸的心情很不错,又在逗妈妈了。

「死鬼!刚才吓死我了!万一李老师醒了我就没法活了。」「就是这样才刺激啊!我刚才一插进去就感觉你下面已经洪水泛滥了,肯定爽死了吧?哈哈哈」

「那倒是,一走到沙发前我就浑身发软。乳尖碰到李老师的脸上时下面就泛滥了。后来忍不住把奶子送进他嘴里,他竟然吸了起来,真是吓死我了!」「嘿嘿,我老婆也享受了一把。以后找机会真让他把你操舒服了!」「滚!我可不干!」

「好好好,听你的,一切我尊贵的夫人说了算。什么时候想了就告诉我,我帮你安排。」

听完他们聊天,我爬回到自己房间躺上床。这一晚上真是累死我了,脚也疼得厉害了。

看来爸妈又更进一步啊。从之前的暴露、幻想,今天进阶到实际行动了。也许将来有一天,妈妈真的就要被别操了。想象着以前幻想过多次的妈妈被别的男人操的情景,忍着脚腕隐隐传来的疼痛,我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时家里只剩我一个人了。吃过妈妈留下的早饭后,我开始自己一个人在家的生活。

当天晚上,爸爸回到家就跟妈妈说:「素芬,刚接到通知,明天有个紧急任务,我得跟领导下乡一个月,看来两个孩子就得辛苦你一个人带了!」「好的,杰东。我平时不太忙,孩子们上学也不用接送,我只管给做饭就行了。你放心去吧。」妈妈一脸淡然,毕竟爸爸的工作就是这样,经常需要出差,平时也习惯了。

「小霞、二龙,我走后你们可一定要听话,好好复习,争取能考上育红中学,给我和你们妈妈长脸。要是没考好还得让我们找人托关系进去,咱们大家都没面子!」爸爸语重心长地嘱咐我和弟弟。

「放心吧爸爸,我们肯定没问题!」二龙回答地相当放松,他总是这么大大咧咧。而我有一些恋父情结,还是很舍不得跟爸爸分开这么长时间,所以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就这样,我每天上课时间只能在家自习。说是自习,其实许多时间都禁不住诱惑看起了电视。当然,有事也会偷偷看看爸妈珍藏的碟片。到下午下学后,李老师就会来家里帮我辅导功课,直到妈妈回家做好晚饭。

刚开始几天李老师还坚持不吃晚饭,禁不住妈妈的盛情邀请,从第二个星期开始也留下跟我们一起吃饭了。妈妈看着我的学习没有耽误非常高兴,为了让我快快康复也经常做各种有营养的食物让我大快朵颐。

妈妈每天回家都会换上清凉的家居服,刚开始李老师很羞涩,不敢多看妈妈,也不多跟妈妈说话。时间长了,李老师慢慢习惯之后也能跟妈妈有说有笑了,两人也开始姐弟相称了。

「素芬姐,你今天这件衣服真好看!」

「以前的就不好看了?」

「以前的也好看,今天的更好看!」

看着他俩这样跟打情骂俏一样的聊天,我也禁不住浮想联翩。

妈妈在每晚我和二龙睡着后都会跟爸爸在电话里闲聊一会儿。别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已经养成了晚上偷听的习惯。而且每天白天在家没事干我也会睡很长时间,所以晚上反而很晚才能睡着。

一天晚上,又到了我和二龙应该睡着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听到妈妈又在打电话了。于是我又悄悄爬到妈妈卧室外偷听。

「东,好想你啊!」

……

「哪儿都想。」

……

「你坏死了!我还能怎么样?只能盼你赶紧回来给我止痒了。」……

「你别乱说。人家李老师虽然曾经偷偷用过我没洗的内裤,可表面上没有流露出一丝对我的不尊重,一看就是个胆小腼腆的年轻人。」……

「赌就赌。我才不相信他那么大胆子呢。反正我是不会主动勾引他的。」……

「我那可不是勾引他。确实是回家干活太热,我对他很放心才穿得清凉的。」……

「嗯,好吧。李老师,你看我的奶子大吗?」

……

看来爸爸又在电话里跟妈妈玩角色扮演了。

【完】